365bet彩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德育园地 > 校园德育>>

校园德育

又到清明,红色记忆:金谷兰

又到清明,红色记忆:

威名远震高唐州 谁人不识金谷兰


金光涛在金谷兰墓前  


我爷爷是这样一个人



 金光涛,今年69岁,是金谷兰的孙子。从高唐县工商局退休的他,如今在家每日侍奉卧病在床的老母。对于老一辈的革命历程,金光涛没有亲身经历过,但出身红色家庭的他,从小就听奶奶讲述着有关爷爷金谷兰的传奇故事,因此,爷爷的身影逐渐在他的脑海中伟岸起来。

为买武器 偷偷卖地

据金光涛介绍,奶奶袁子孝自嫁给爷爷金谷兰后,就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的工作。在那个年代,金谷兰所从事的工作是不敢轻易对外人述说的,其实就连袁子孝当时也不知道他每天究竟在忙些什么。

袁子孝生前曾跟金光涛聊到,那时候金谷兰经常是清晨走、半夜回,甚至几天不回家,有时还偷偷带陌生人来家里。对于金谷兰在做什么,她基本不过问,即使问了,金谷兰也不会说。有一天,袁子孝早晨去地里干活儿时碰到了一件事,使她不能不开口相问。

在谷官屯暴动之前,袁子孝一早去地里干活儿时,有人告诉她这地已经让金谷兰给卖了。惊讶之余,袁子孝只得返身回家等丈夫,可一直等到半夜才把金谷兰等来,询问之下,金谷兰承认自己卖了十八亩地。袁子孝后来才知道,金谷兰是为了策化暴动,用卖地的钱买来了长矛、大刀、铁蒺藜锤等武器。

不过,即便始此,袁子孝依然是毫无怨言。  


长袍穿走 不见穿回



谷官屯暴动之前,鲁北特委的机关就设在了金谷兰的家里。袁子孝除了要做农活儿外,还要给机关的人员烧水、做饭,但机关的所有工作她基本不过问。

金光涛转述说,那个年代粮食匮乏,金谷兰的家里本来就过得很紧张,再加上机关的其他同志经常在家里吃饭,因此食物的供应很成问题。


有一天中午,袁子孝蒸了一笼屉窝窝,又用仅有的一点白面蒸了两个馒头。金谷兰到厨房端饭时,心疼丈夫的袁子孝想让他偷偷吃了两个馒头。可脾气暴躁的金谷兰见此非常生气,转身拿了一个盘子把馒头掰开,按人头分了下去。

袁子孝还对金光涛说,当年她一共给金谷兰做过三身长袍,可从来都是早上见他穿出去,晚上不见穿回来,追问之下才知道他把长袍给了别的同志。

革命起义 妻做党旗

1928年4月28日,中共山东省委将鲁北县委改组为鲁北特委,新成立的特委决定于5月4日举行暴动,建立谷官屯苏维埃。

在举行暴动前,金谷兰希望能有一面党旗引领暴动的起义军打击地主土匪,最终将党旗插在高唐城的钟鼓楼上。但是在当时的条件下,并没有党旗可以购买,他求助于袁子孝。

袁子孝知道后,慷慨地将结婚时陪嫁的红被子翻了出来,将被面扯下后,一针一线缝制了一面带有斧头镰刀的党旗,而这面党旗也照耀了高唐一带的红色运动。

金谷兰牺牲时,金光涛的父亲金维泉才12岁。对于没见过面的爷爷,金光涛从奶奶口述的一个个故事中有了一个鲜活的形象。“从小到大,爷爷金谷兰都是我的骄傲。”金光涛说。


出生于1904年的金谷兰,建立了高唐县第一个党组织——中共高唐谷官屯党支部。而后,他与鲁北特委其他领导人策划了谷官屯暴动……不幸被捕、经历了七年的牢狱生活后,他依然在党的一线工作中冲锋陷阵。
    在战火的洗礼下,金谷兰用传奇的经历讲述着共产党人的果敢;在牢狱的考验中,他用坚贞的意志证明了自己对党的忠诚;在革命的道路上,他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下一段伟大的人生传奇。



我爷爷经历过这样的事:



金光涛出生在一个红色家庭,他从八九岁开始就对爷爷的革命生活很感兴趣,除了从奶奶那里“打探”一些消息外,村里的老人也给他讲过很多有关金谷兰的故事。

他建立了高唐第一个党支部

1925年,金谷兰本想与同乡结伴投考黄埔军校,但是在中途与同乡产生了政见矛盾,随后折返回了家乡。次年,他在高唐与共产党人杨笙甫相识,在杨笙甫的帮助下,金谷兰在这年秋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金光涛听老人们说,在那个年代,高唐城附近有一个名为“红门”的组织,这个组织是一支带有迷信色彩的武装力量。老人们讲,这个组织在打仗前都要烧黄表纸,说是将纸灰掺入水中喝下后就能“刀枪不入”。

为了组织农民武装斗争,金谷兰经过党组织同意,打入了“红门”组织的内部。入会之后,金谷兰向“红门”成员宣讲党的政策,提出了抗捐抗税、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。在他的带动下,更多的人加入了这个组织。没过多长时间,金谷兰就被推选为十乡的团长。从此,“红门”也正式改称“红团”,这个组织也成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武装力量。

在金谷兰的帮助下,小学教师徐心斋、杨厚基和农民李玉红、田益三等人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27年秋天,高唐县的第一个党组织——中共高唐谷官屯支部成立,金谷兰任书记。


他参与了谷官屯暴动的策划


金谷兰在高唐组织的农民武装力量在迅速发展,为了加强对这股力量的领导,省委委员李春荣来到谷官屯指导工作。

 随着“红团”势力的扩大,当地的地主土匪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其中,匪首李洪楼想杀害金谷兰,“红团”得知消息后抓捕了李洪楼、郭景方等人并当众处死。随后,这支队伍又接连打击了不少当地的地主恶霸,震惊了高唐全境。
    1928年4月,鲁北县委改组为鲁北特委,李春荣任书记,金谷兰、张干民等任委员,特委机关也迁至谷官屯金谷兰的家里。特委成立后,决定于当年的5月4日举行暴动。但不幸的是,暴动的消息提前被叛徒泄露了出去,反革命的力量在暴动前开始疯狂反扑。
    5月3日晚,李洪楼的儿子李福庆带人奔赴高唐县城县立中学,将金谷兰的二哥金石兰杀害。土匪头子李九等人带着近千名军警逼近谷官屯。4日凌晨,敌人悄悄包围了“红团”团部,而此时的金谷兰、李春荣与“红团”副团长姜占甲等人正在团部开会。当发现敌人后,开会的人员迅速焚烧了文件。
    金光涛听村里的老人们讲,当时团部的后窗做了一个伪装,在外面看是封死的,实则在里面很容易就能将土坯捅开。就在敌人要对团部展开进攻的时候,一头老黄牛因为受惊从前门冲了过来,很多土匪因为追赶黄牛给了屋内人“喘息”的机会。当时金谷兰与李春荣、姜占甲商定,三人各带一队人从后窗跳出后向不同方向突围。
    经过拼杀,金谷兰带队冲出敌人的包围圈,但是李春荣与姜占甲在这次战斗中不幸牺牲。天明之后,其他村庄的“红团”赶来支援,但是敌人此时已经撤走了,谷官屯暴动最终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
他坐牢七年,出狱后继续战斗

    在谷官屯暴动失败之后,金谷兰向省委进行了汇报。根据指示,金谷兰准备在袁庄组织二次暴动。
    金光涛曾听奶奶说,当年的9月28日,她的妹妹在袁庄结婚摆下酒席,金谷兰前去赴宴。由于地主告密,在酒席间,金谷兰与他的三哥金高兰,岳父袁双琪被抓。后来,金高兰与袁双琪被释放,而金谷兰则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。但是由于当地土匪、地主的控告,金谷兰又被改判为有期徒刑七年。在狱中,金谷兰写下了“工农闹革命,端在坚与贞,冻死迎风站,饿死不出声”的诗句,表现了他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坚贞不屈的性格。
    1935年8月,金谷兰刑满出狱,他先后在济南开自行车修理铺、当小学教师,在这些职业的掩护下寻找失去联系的党组织。
    “七七事变”爆发后,金谷兰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军政人员训练班,随后被分配到了山东省第六区专员、保安司令范筑先将军的麾下工作。在这期间,他终于又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。1937年10月,金谷兰根据指示回到高唐,组织了十多名老“红团”成员加入抗日队伍的行列。至此,高唐第一支抗日队伍——冀鲁边抗日游击第四大队正式成立。当地的地主恶霸对这支抗日队伍非常仇视,地主张灵波与李九等人勾结,准备围歼游击大队。好在大队及时得到消息,紧急撤出谷官屯,转移到禹城。 

在斗争形势的需要下,金谷兰后来率队又赶回高唐,拆公路、打伏击,重挫日军的嚣张气焰。在1938年2月,金谷兰赴金郝庄收编杂牌武装盛绪亭部,在南圩子门外遭到暗算,被匪徒詹化堂等枪杀。得知消息后,范筑先将军非常气愤,亲率部队消灭了盛绪亭部。